会员指南
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首  页 | 政策法规 | 疾病诊治 | 千金一方 | 针灸推拿 | 特色疗法 | 健康家园 | 养生保健 | 中医动态 | 中药发展 | 医药资讯 |
| 关于协会 | 动态发布 | 专业培训 | 活动开展 | 中医师承 | 项目推荐 | 中医文献 | 图书杂志 | 名医频道 | 荣誉展示 | 服务中心 |
>首页 -> 针灸推拿 -> 针灸技术
TOP
李石良:针灸针刀共发展
[  时间:2013-08-13 10:57:15 | 作者: | 来源:]
  我国传统的针灸医学最早见于二千年多前的《黄帝内经》一书。《黄帝内经》说:“藏寒生满病,其治宜灸”,便是指灸术,其中详细描述了九针的形制,并大量记述了针灸的理论与技术。两千多年来针灸疗法一直在中国流行,并传播到了世界。
  针灸疗法已经得到世界公认,但也有其局限性。为了追求技术进步,中日友好医院中医针灸科在保持针灸治疗项目的基础上,引入了一种特色突出的项目——针刀治疗。此种疗法和针灸疗法可以进行有效互补,同样能帮助患者减轻病痛。
该科主任李石良教授在接受新华网健康频道采访时表示,希望未来中医针灸与针刀疗法共同发展,为百姓造福。

针灸疗效,取决机体
  提起针灸,大部分人知道这是我国古老而传统的医疗方式。除此以外,似乎了解得并不多。
  作为专业的针灸科医生,卫生部中日友好医院中医针灸科主任李石良向我们介绍了针灸疗法的原理。他说,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讲,针灸是通过物理刺激,使人体内相应部位做出反应,并产生生物电信号后传达到大脑。而大脑在对传来的信息进行分析和整合之后,会对身体做出相应的调整,有时还会分泌有治疗作用的神经递质。这一系列调整作用会对整个身体的状态产生影响,从而使患者“自己治好自己的病”。
也许人们有这样的疑问:什么情况下应该采用针灸疗法?
  “身体结构完整,功能异常。”李石良用最通俗的语句,讲出了针灸疗法的适应症。他补充说,病人身体结构完整的前提下,所出现的功能失调性疾病都可以采用针灸疗法。比如有人因胃肠功能失调引起的腹部疼痛,甚至生殖系统功能失调所引起的不孕症,也有可能用针灸治好。但这些都基于一个前提——患者的器官没有损伤。而当患者因器质性疾病而引起瘫痪、痛经、胃肠疼痛、不孕时,如果不从根本上治疗,无论多好的专家进行针灸疗法,患者的病情也是很难改善的。“例如某著名运动员不幸因颈椎骨折,导致高位截瘫。这时病人所丧失的脊髓功能已经不可能逆转。虽然我们都希望奇迹发生,但在这种情况下,光靠针灸治疗想让病人站起来,基本不太可能。”
  人们在进行针灸治疗前,通常都会希望选择名医。其实针灸疗法的效果,并不完全取决于医生。李石良说,在一定程度上,患者机体的功能状态,决定着针灸的治疗效果。如果是同样的疾病,老年人的治疗效果一般要比年轻人的差,体质虚弱者的治疗效果一般要比平时体质较好的人差。这是因为老年人、体质虚弱者的身体反应能力和调节能力下降了,对刺激而产生的反应要小一些。
  “针灸治疗不会出现过度反应。只要操作正确,就不会有副作用发生。”李石良解释,针灸治疗不依靠外界的药物,仅仅是通过刺激对人体进行调节来达到治疗目的。而调节的“度”在某种程度上是由机体自身自动掌控的。当机体功能恢复的时候,密布于机体的神经内分泌网络便会及时感知,调整会自行终止。因此不会出现“过度医疗”。比如,有些人干咳,开始的原因可能是上呼吸道感染所引起的咳嗽。如果不能及时治愈,反复的剧烈咳嗽可能会使大脑的咳嗽中枢兴奋性增强。如此一来,即使呼吸道问题得到解决,其干咳可能仍会继续。对于这种情况,如果长期吃镇咳药,其副作用是不容忽视的。而针灸治疗既有效又安全。另外,像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引起的失眠、头痛,通过针灸治疗都有一定的效果,而且比吃药安全。
  谈到有些人故意夸大针灸疗效的话题,李石良怒斥此做法无异于变相毁坏针灸的声誉。“有些人说针灸特别厉害,但真实情况又可能达不到想要的治疗效果。其结果就会误导公众,公众肯定会怀疑针灸的有效性。”他认为,这种虚假的宣传非常不利于针灸的健康发展,应该坚决抵制。
  “宣传针灸既要反对神秘化,更要反对庸俗化。”李石良说,现在一些美容机构用针灸减肥做噱头,推出一些所谓的“针灸瘦脸”等服务。事实上,针灸疗法的局部瘦身大多只是一种炒作。他表示,针灸减肥的机理是通过调节摄食中枢和饱食中枢的兴奋性,控制食欲、减少饮食量来达到减肥的目的。减肥的效果虽然比较均匀,但很难达到“指哪减哪”的效果,对一些拥有特殊体形的人也可能不会见效。其实针灸减肥和其他所有减肥方式一样,只是减肥的辅助手段。人要想控制体重、保持体型,还是要靠改变不良生活习惯,才能达到最终目的。同时,李石良也坦言,针灸减肥对单纯性肥胖效果较好,而对一些原发性疾病造成的肥胖,如垂体瘤之类的病症并不适用。而糖尿病造成的肥胖,一定要先控制血糖,在此基础上再进行针灸减肥,效果较好。

  针刀治疗,松解结构
  20世纪70年代,朱汉章教授提出针刀疗法。经过30多年的发展,针刀疗法已经成为一种行之有效的治疗慢性软组织疾病的独特方法。“扳机指”、腱鞘囊肿、打网球或做家务导致的“网球肘”、中老年女性常见的膝关节痛……这些都属于慢性软组织病变,恰恰也是针刀治疗的拿手绝活。
  “我第一次了解到针刀疗法是在1998年。”李石良回忆,从国外学成归来后,他开始系统地学习和研究针刀疗法。2006年11月,李石良应巴西医学针灸学会的邀请,到巴西进行讲学活动。“针刀医学”迅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不但当地的医生踊跃前来听讲,当地媒体也很关注。“随着越来越多的成功案例,针刀疗法已逐渐被人接受。”
  所谓“针刀”,就是一种微型治疗器具,外形类似针灸针。但它与针灸针的本质区别是在针身的末端有一个小的刀刃。而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刀刃,一下子就改变了传统针灸针所拥有的刺激作用。
  针刀的主要作用是微形切割。它的治疗特点决定了其主要的适应症是慢性软组织疾病。李石良说,针刀疗法的妙处在于,不用手术刀就可松解和祛除软组织损伤修复过程中产生的瘢痕、挛缩等病理变化,使机体的动态平衡得到恢复,从而使患者的病痛得到解除。同时他强调,虽说针刀疗法作用确切,但也不是包治百病,它解决不了骨头的病变。

  针灸针刀,疗法互补
  “针灸”与“针刀”只有一字之差,治疗工具也十分相似,但“针刀”更能体现外科属性。由于针刀是“针”与“刀”的复合体,使其在临床治疗中,轻而易举地就突破了毫针的局限。针刀给予机体的影响,除了毫针的刺激作用以外,更多的是刀的切割、剥离等作用,这个变化使过去一大批针灸科医生束手无策的疾病,在掌握针刀技术的医生手里做到了“手到病除”,而且患者痊愈率和可重复性较好。“对于众多的慢性软组织疾病而言,针刀疗法是效果可靠的治疗方法。”
  针刀疗法与针灸疗法各有其适应症,针刀疗法的强项在于治疗以慢性软组织损伤为主要病理改变的疾病,而针灸疗法的适应症主要是机体功能失调类的疾病。看似互不相关,但在有些病种上,这两种疗法存在明显的互补性。比如在颈源性听力损害的治疗上,医生需要先使用针刀疗法对颈部软组织进行松解,但这种松解并不能完全解决患者的听力损害,后期还需要较长时间的针灸治疗。而两者的有机结合则可以有效地提高治疗效果。
  近几年,李石良和他的团队还尝试着将针刀疗法和蝶腭神经节刺激技术结合起来,探索出一条治疗鼻炎的新路。
  李石良介绍,推出这种技术源自对鼻炎这种“老大难”疾病的新认识。以往,无论是西医还是中医,大多理所当然地认为鼻腔的炎症是鼻炎患者的主要病理变化。因此消除鼻腔炎症、活血化淤成为医生治疗的主要选择。但经过近年来的研究,李石良和他的团队认识到,植物神经的功能紊乱所导致的鼻腔粘膜改变可能才是鼻炎患者最重要的病理变化。因此如何准确有效地调整支配鼻腔的植物神经功能状态,才是治疗鼻炎的切入点。为此他设计了针刀结合蝶腭神经节刺激技术。
  针刀治疗是通过松解颈部的相关结构,从而调节植物神经的功能,而蝶腭神经节刺激术是准确刺激位于颌面深部的蝶腭神经节,进一步调节植物神经的功能。李石良称,在治疗过程中,患者鼻腔的通气功能一般即刻会有所改善。通过治疗,会重建中枢神经系统对外周的交感神经和副交感神经的调节能力。重建完成后,慢性鼻炎鼻黏膜的病变就会获得稳定好转。所以,两种技术的结合可以较好地恢复鼻粘膜正常的神经支配,从而使鼻炎得到有效的治疗,帮助更多鼻炎患者远离烦恼。
  “这项技术正在审慎地进行推广。”李石良分析,这样做的最重要的原因是颈部、面部的神经和血管复杂。医生在没有解剖学知识的情况下直接进行诊治,很难完成。所以医生必须经过严格的技术培训。他还透露,通常一个疗程需要6次治疗,其中针刀治疗在颈枕部及鼻翼两侧进行,蝶腭神经节刺激术在两侧面颊交替进行,每次治疗间隔1周时间。
  “第一次听到‘针刀’,多少有点犹豫。”已患鼻炎20多年的万先生乍一听要接受“针刀”治疗,以为要做个大手术。后来他发现并不像自己想象得那么恐怖。针刀进入人体只是以一种“针”的方式,不需要切开皮肤,而是“刺”进皮肤。针刀扎入到体内后,会根据治疗目的的不同,进行极小幅度的切割、分离,这时候它的表现更像是一把刀。只要手法准确,并不会对身体产生伤害。
  蝶腭神经节位于颜面深部约5~6厘米处,周围被骨组织包绕,只留一个狭小的缝隙通向面颊部,该神经节是一个梭状的神经组织,其最粗大处的直径约为1.5厘米,针刺时需从面颊部进入,必须在穿经由浅到深的各层肌肉后准确地进入一个只有三个毫米宽的骨缝才能刺激到该神经节。李石良称,寻找蝶腭神经节的过程并不容易。是否能够快速准确地刺中蝶腭神经节取决于医生的技术熟练程度和医患之间是否具有良好的配合,“最快10秒钟左右,一枪命中,但多数情况下要慢慢调针才能找到,大概需要3~6分钟”。对此,万先生感受颇深。他说,有时需要来回抽扎多次,头几次会不可避免感到酸胀,但能知道没扎到部位。刺中时能感觉刺到“鼻子底下那地方”了。再往深处扎,自己可以明显感觉鼻子从里到外,“有根针扎到那地方”。万先生表示,那种感觉并不是疼。“就好像不会游泳的人,刚学时,不小心呛到水了。很呛鼻,一窜一窜的。”随后,他感觉呼吸通畅了不少,鼻液也分泌得少了。“李主任说这是一个好现象,说明针灸已经扎到位了。可以说,治疗产生了‘正能量’。”

  申遗成功,尚有尴尬
  2010年11月16日,中医针灸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作为中医针灸起源国,此举标志着国际社会对我国地位的正式确认,也有效防止了中医针灸的异化和去中国化,为中医药国际化奠定了重要基础。
  这确实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但李石良在高兴之余,也不免为中医针灸的未来发展担忧。
  由于多年来积累的一系列问题始终无法得到解决,国内的针灸发展已经出现了全方位萎缩。李石良说,造成这一局面的因素尽管有很多,但物价问题恐怕是主要因素。他从书柜中拿出一本1999年修订的《北京市统一医疗服务收费标准》的小册子。上面显示,在北京,一位患者不管扎多少个穴位,每种疗法的针灸收费标准仅为每次4元,“你能相信吗?14年没变过了。”说完,李石良又翻到价格表中另一页——西医手术的价格少则数百元,多则数千元。
  如此对比,中医针灸确实“不受待见”。过低的收费标准也许连患者都会觉得不可思议,也完全不能体现针灸医生的知识价值和技能水平。李石良透露,目前多数医院针灸科入不敷出,成为了医院的负担,只能靠社会效益维持其存在。
  多年来,由于价格不合理,针灸医生收入过低,导致业内人才大量流失。其中一些医生为追求更好的生活,最终选择去国外发扬针灸文化。“就我身边的朋友,5年内已经有3位专家去瑞士开针灸诊室了。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另类的尴尬。”李石良认为,这从一个侧面体现出,针灸申遗成功固然是件好事,但并不意味着中医针灸就能自然得到保护。申遗为针灸的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但这仅仅是一个契机。要想让针灸更好地为我国广大患者服务,我们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人才培养,任重道远
  “目前我们科室共有9名医生,3个博士,3个硕士。我们正在努力将科室建设成为针灸和针刀两种亚专业的新型针灸科”。李石良以针刀医学人才建设为例,向我们讲述了针灸科人才的发展历程。
  近年来,国内多所中医药大学针灸学院或针灸系已经开始招收针刀专业硕士生和本科生。在学术界,中国针灸学会已经成立了微创针刀专业委员会,越来越多的针灸科医生开始学习和实践针刀技术。此外,也将通过科室学术讲座、针刀手术观摩、研究生教育等多种途径加大针刀医学理论与治疗技术的普及,力争使越来越多的针灸科医生掌握针刀医学的理论和技术。
  “我们必须承认,针灸科人才的培养,任重道远。”李石良坦言,受多种因素影响,中医针灸方面的人才还是不如想象得那么多,尚需要有关方面能给予政策支持。
  李石良并没有怨天尤人,而是通过各种方式培养和发掘针灸科人才。“比如我们现在每两个月都会举办一次‘北京针刀沙龙’,目前已经举办了27次。”他回忆起十多年前在日本从事访问学者的经历,李石良所在科室通常每周都会举办非正式的学术沙龙。每个参与者都可以畅所欲言,甚至互相争论。年轻的医生可以讲述临床中遇到的问题或者报告研究进展,资深的学者则会将前沿学术进展介绍给同事,大家都有不同程度的收获。
  回国后不久,李石良考虑在北京举办一个类似的沙龙。当他提出这个倡议的时候,得到了北京针刀学术界的热烈响应。于是,自2007年开始,“北京针刀沙龙”就成了一个在北京针刀学术界影响越来越大的活动。六年来,沙龙对活跃北京地区的针刀学术气氛和提高从业人员的医疗水平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李石良说,希望这种良性互动能一直延续下去,促进中医针灸和针刀疗法的共同发展。
来源:http://news.xinhuanet.com/health/2013-07/08/c_124975690.htm
[上一篇]分清三焦之火 [下一篇]详述不同针灸疗法的美容功效

评论
称  呼:
内  容: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图片广告区域
关于我们 | 协会简介 | 服务项目 | 领导关怀 | 媒体报道 | 技术支持 | 意见反馈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
名中医学术研究专业委员会
京ICP备10049801号
【版权所有】:『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名中医学术研究专业委员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核准注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地  址】:北京东城区东直门内南小街16号
【邮政编码】:100700
【联系电话】:(010)64026007  (010)64014411转2355(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