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指南
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首  页 | 政策法规 | 疾病诊治 | 千金一方 | 针灸推拿 | 特色疗法 | 健康家园 | 养生保健 | 中医动态 | 中药发展 | 医药资讯 |
| 关于协会 | 动态发布 | 专业培训 | 活动开展 | 中医师承 | 项目推荐 | 中医文献 | 图书杂志 | 名医频道 | 荣誉展示 | 服务中心 |
>首页 -> 中医文献 -> 文献综述
TOP
试论黎佩兰《时症良方释疑》的学术成就及其意义
[  时间:2008-03-12 17:41:32 | 作者:李禾 李建梅 | 来源:医药网]

关键词:黎佩兰 时症良方释疑 清代 鼠疫证
 
摘要:《时症良方释疑》为清末广东高要人黎佩兰所撰,是继《鼠疫汇编》后地域最相邻、时间最相近、学术传承最直接的一部岭南鼠疫专著。其内容包括:黄兴鹗序、良方释疑目录、鼠疫方释疑(实为黎佩兰自序)、辨症、治法、方药、加减法、论买药、服药法、居处衣服饮食、思患预防、医案等部分。此书结构严谨,言简意赅,医案详实,经验丰富。辨治博采众法,内外合治,专病专治,早用重用,审时度势,胆大心细。
 
 
    《时症良方释疑》(以下简称《释疑》)[1]为清末岭南名医黎佩兰所撰。黎佩兰,字咏陔,高要人,举孝廉。光绪二十年(公元1894年)广州鼠疫暴发,连年向周边城镇流传,“肇城数年来患时症遭劫颇惨,轻者幸药而愈,稍重者难痊一二人”,虽于“(光绪)二十五年得《鼠疫汇编》(以下简称《汇编》)派至高州,然苦于书少地广未能周知;即知之,未能遽深信之;信之,先后缓急又未能如法善用,是以获效者寥寥”。黎佩兰的家人亦为此付出了代价,其次女、大妹因误药病深而死。为此,黎佩兰“将《汇编》悉心研究,笃信无疑”,用以救治当地鼠疫患者“应手而效”,但因《汇编》“词语繁重,临事忽遽,无暇详阅”,遂“撮其症要,并施治诸治,分列层次,兼附医案”,编成《释疑》。
 
    内容及体例
 
    《释疑》全书1万2千余字,省城龙藏街宝光阁版本《释疑》首列“时症第一良方”,为化裁自《汇编》的解毒活血汤:连翘3钱,柴胡2钱,葛根2钱,生地5钱,当归1钱5分,赤芍3钱,桃仁8钱,红花5钱,川朴1钱,甘草2钱,苏木1两5钱,石膏1两,共12味药,详述其配伍剂量、煎服方法、病机治则要点,体现了此书志在临床,重于实用的心意。此后有黄兴鹗序、良方释疑目录、鼠疫方释疑(实为黎佩兰自序)、辨症、治法、方药、加减法、论买药、服药法、居处衣服饮食、思患预防、医案等部分。黎氏在深入研究《汇编》理法方药的基础上,加以自身临床体会,提纲挚领,归纳总结出精当而切于实用的治疗经验和规律,以解决民众面临的最急切问题。黄兴鹗序曰:“余愧不知医,然道理人人可明,且经验既多,尤可据力……高州初患时症几将十年,后得此方不久寝息,天地好生,其有转机乎!”可见此书在当时鼠疫防治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且此书是继《汇编》后地域最相邻、时间最相近、学术传承最直接的又一部岭南治疗鼠疫专著,相对稍后福建的《鼠疫约编》、《鼠疫新篇》,上海的《鼠疫抉微》,地位特殊,独具特点,五书相互关联,相得益彰。其方治变化规律、临症经验值得进一步研究。
 
    学术特点及其成就
 
    1.结构严谨,言简意赅  黎佩兰因见“《汇编》繁重,急迫之际苦难卒读”(《汇编》书经五刻,多次增补,体例不够明晰,亦未知所依据之版本如何),乃删除原书中的原起论、补原起论、各治验方及罗氏治案等内容,重点从辨证、治法、方药、预防、医案5个方面逐层论述鼠疫防治问题,条理清楚,环环相扣。黎氏善于归纳总结,如“辨症”篇中指出,辨鼠疫症应“舍脉从症(脉杂乱无可凭)……此症系血管瘀滞,惟有望闻问可恃,望其神气昏迷,闻其声音艰涩,问其手足酸痛,有此三者,即可决其疫症矣。况有核可凭,热渴热结,谵语昏懵乎。”并将鼠疫病症状归结为寒热、口舌、渴呕、泄泻、见血、杂见诸症等7个方面展开论述,指出了与时症外感伤寒、疟疾、虚症、阳痈阴疽的鉴别,一目了然。《释疑》是对《汇编》理论方治的归纳简缩和实践的揉合,虽未超脱《汇编》的范畴,但全书条理清晰,方便检阅,不失为一部鼠疫临症诊疗简易手册。
 
    2.专病专治,早用重用  黎氏于“鼠疫方释疑”中指出,此方初传肇城,“用者疑信参半,稍知医者不以为然,深于医者尤不以为然”,“近人初起,误于医者十之七,误于时者十之三,误于轻剂者十之五,误于半途改辙者十之九”,“曾见有用仙方活命、羌独芎夏,轻症变为重者;用麻黄桂枝、生芪乳香,稍重变为危者;用附桂参术、吴萸干姜,顷刻立毙者”。黎氏用所见所闻及亲人相继病亡换来的惨痛教训,切切叮嘱要坚持“有是症采是药”,全书反复强调治疗鼠疫病当以解毒活血汤专病专治,早用重用,不可迟疑,免致误于药、误于轻、误于迟。时医不必拘泥于三阴三阳,只于此方随症加减变化。如在“加减法”中,黎氏记载随症加减法“热甚,或手足冷,或有核,或无核,均加犀角、羚羊角、西藏红花各二三钱;痛痹,抽搐,重加羚羊、石膏、西藏红花;……小便不通,加车前、木通各二钱,羚犀各钱半”等十多种兼症的用药加减法。可谓句句珠玑,字字千金,确是“使人易晓,易从其用”。其经验为临床医生提供了专病专方专治,随症灵活加减的典范。
 
    疫病的产生多为同一病邪戾气所致,其病症虽随阶段不同而有轻重缓急的不同,但不论男女老少,体质强弱,多以症候表现类同为其特点,因此对同一时期疫病的治疗多可采用专方专药治疗,配以对症加减,可取得良好疗效,这也是符合辨证施治基本原则的。因此对于一些已经实践证明有效的验方应多加关注和研究。
 
    3.博采众法,内外合治  人命至重,贵逾千金。黎氏不仅主张治疗鼠疫病当以解毒活血汤专病专治,且每于急症重症,博采众法,内治外治,合宜即用。如“伍姓妇案”,黎氏“有重症用大剂而愈者”,内治用解毒活血汤双剂加犀角、羚羊角、西藏红花追服,外治用黄蜞吸之,内外同用,患者即刻痛减核消。此外,“治法”篇中还介绍了一些《汇编》未曾收载的外治法,如“倦惫宜用鸡蛋白,乱发蘸擦,使瘀热外宣”,“将数剂药渣煮水,使病者洗抹,以宣通毛窍,解散瘀滞,肢体流畅,病易痊矣”,“辨症”篇中对“渴呕”之处理,“加姜汁不效,宜急用枧水擦胸及周身以泄胃热”等等。
 
    4.医案详实,治验丰富  《释疑》虽删去了《汇编》中的17则治案,但补充了39则亲身治验,其顺序并不是按时间先后随意排列,而是按病情的轻重危急、施治的及时合理与否、用药有何失误来分类陈述,特别是大量列举了误药不救的原始记录病案,切实地记录了病邪的危险可怖,病情的瞬息万变,用药的方圆守变和临床的辨证思维。其中轻症数剂而愈者3则,因用轻剂而变重者10则,有顽症初轻后重多剂而愈者4则,有误药在前能用大剂亦可救者5则,有误药变深不能救治者6则,有将愈而食粥而毙者2则,有误药立毙者5则;有危症缓治虽用大剂不能救者4则。确是珍贵的中医药鼠疫防治验案。
 
    5.审时度势,胆大心细  清代徐灵胎《医学源流论·医道通治道论》中曰:“患大病,以大药制之,则病气无余;患小病,以小方攻之,则正气无伤。”鼠疫病为甲型急性传染病,其起病之快,传变之速,危害之重,匪夷所思。黎氏治疗鼠疫当机立断,急则治其标,用药攻病审时度势,依据病轻重而决定药量大小,务使药病相当,患大病即病势急重,邪气正盛,应以大剂重剂投之,使其足以攻邪令病气无余。若药轻病重,有如杯水车薪,于事无补,且贻误战机。如“治曾姓妇案”中,曾姓妇初“颈有微核”,他医只用解毒活血汤略加桃仁至五钱,患者“是晚大热发狂,随屋走逐”,黎氏嘱其用大剂,连灌七八服遂愈。此症初失之轻剂,后改用重剂乃可救。此外,黎氏还认为临症施治,贵在辨证精当,药不乱投,特别是内伤久病,往往用药要费些时日,方见其功,故不能因不见速效,或为人言所惑而屡屡更方,或见效后遂停药,要做到有方有守,才能药到病除。但当时许多医生感于解毒活血汤太过霸道,而误诊误治,导致一些病人不能救治。黎氏在治案中就记载1例,患者初“发热,颈微核,头微晕”,初用解毒活血汤,二服未效。第三日“头顶百会穴突起一黑点如豆,午后渐大如钱”,延别医,以为痰火,谓最忌桃仁,改用三黄、石膏,加紫花地丁三四剂,服后“热如故,头重不能起,疔渐黑大寸许,不觉痛”。后改敷清凉解毒药、柿树寄生、解毒活血汤,仍如故,频泻水。前医用瓜蒂涌吐,患者“越日毙”。此症当重用犀羚羊,加大承气、白虎汤也,可初误于轻,再误于不中病之药,三误于庸医之妄猜,悔无及矣。
 
    6.全面继承,笃信实践  黎氏与罗汝兰为同时代人,相为近邻,一在高州,一在石城,据文献记载二人未曾有过接触,不可能亲相授受,黎氏在《汇编》成书后的第三年才得见,且是在当时一片猜疑反对声中,但他坚持了对《汇编》的全面继承和笃信实践,从病因病机的阐述,辨证诊断的分析、治则方药的运用上,都充分肯定、发挥了《汇编》中的学术思想和治疗经验,并在当时发挥了很好的临床诊治效验。因此《释疑》首先是对《汇编》学术思想的继承和发展,其次是对其临床疗效的一个难能可贵的实践和验证。
 
    局限性
 
    《释疑》以《汇编》为基础发展而来,守用解毒活血汤为治鼠疫主方,坚持重剂双剂、追加连服法,取得很好的临床疗效,其医案篇很有特色,按病情、服药法和疗效分类,体现了作者不俗的学术见地,有一定创意,不失为全面继承和笃信实践的典范,但这是其优势,同时也是其局限之处,继承有余,创新不足,使本书的价值和地位略显不足。
 
    对后世的意义
 
    是书记载其经治之鼠疫,不仅多而且真。疗效亦可信,特别是在辨证方面,非亲身经验者不能道。仅就传染病史而论,亦属信而有征。查1893至1894年间,鼠疫流行于云南、广西、广东、福建各省,与黎氏书中所称由1891至1901年经治的鼠疫,在时间上很接近。因而他对此一烈性之疫证,所提供的辨证与治疗,极为珍贵。尽管当前和今后,不一定有此证发生。但在医学研究上,仍然是不可少的课题。正如天花与疟疾一样,并非绝对不再发生,何况我国与世界各国的交往日益频繁,所以鼠疫威胁人类,还是不应忽视的。
 
    同时,《时症良方释疑》还是一部地方性的医学著作,充分体现了岭南医学的特色。岭南医学,始于晋代,后世不乏其人,特别是明清以来,名家辈出,医学著作亦百花齐放,内、外、妇、儿、五官、骨伤等各科均有名家名著留世,但在治鼠疫方面,除了罗汝兰的《汇编》外,未见其他的鼠疫研究专著。因此,《释疑》是继《汇编》后地域最邻近、时间最相近、学术继承最直接的一部鼠疫专著,相对福建的《鼠疫约编》、《鼠疫新篇》、上海的《鼠疫抉微》,独具特点。《时症良方释疑》不仅丰富了中医流行病学、传染病学史料,为今后临床上治疗鼠疫病,控制鼠疫病的传播流行,提供重要的中医理论基础及证治方药,还对鼠疫的防治研究起到重要的指导作用。
 
    从两书的相关性中,我们还可以窥见到古医籍传承中的一些规律,与《鼠疫约编》、《鼠疫新篇》、《鼠疫抉微》等同是研究古医籍传承关系的很好的文献资料,既有临床研究的实用价值,也有文献研究价值。
 
    参考文献
 
    [1]  黎佩兰.时症良方释疑[M].清光绪辛丑四月(1901).肇城景福局刊本. 
 
 

              广州中医药大学(广东,510405)  李 禾  李建梅

[上一篇]当代岭南医学研究述要 [下一篇]周围性面瘫的针灸治疗近况

评论
称  呼:
内  容: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图片广告区域
关于我们 | 协会简介 | 服务项目 | 领导关怀 | 媒体报道 | 技术支持 | 意见反馈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
名中医学术研究专业委员会
京ICP备10049801号
【版权所有】:『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名中医学术研究专业委员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核准注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地  址】:北京东城区东直门内南小街16号
【邮政编码】:100700
【联系电话】:(010)64026007  (010)64014411转2355(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