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指南
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首  页 | 政策法规 | 疾病诊治 | 千金一方 | 针灸推拿 | 特色疗法 | 健康家园 | 养生保健 | 中医动态 | 中药发展 | 医药资讯 |
| 关于协会 | 动态发布 | 专业培训 | 活动开展 | 中医师承 | 项目推荐 | 中医文献 | 图书杂志 | 名医频道 | 荣誉展示 | 服务中心 |
>首页 -> 中医文献 -> 文献综述
TOP
《难经集注》的国内外研究概况
[  时间:2008-02-16 13:58:09 | 作者: | 来源:]
摘要:《难经集注》作为现存最早的《难经》注本,具有珍贵的文献价值。该书成书于宋代,但宋、元间目录均未见载,明代中期国内仍有流传,至清代《四库全书》却未收此书,知其在国内亡佚已久,而日本还存有《集注》仿刻本和古抄本,国内的研究主要集中在辑者、成书年代、版本源流及图释的考查、研究。日本对其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传抄、刊印、校勘及对辑者、成书年代的考证。
 
   
    《难经集注》(又名《王翰林集注黄帝八十一难经》,以下简称《集注》),是现存最早的《难经》注本,它集三国吴吕广、唐杨玄操、北宋丁德用、虞庶、杨康侯五家注《难经》之文,合为一编,按脉诊、经络、脏腑、腧穴、针法等次序分为十三篇,共五卷。其中吕注是已知《难经》的最早注文,丁注中包含最早的《难经》得以部分保存。另外,书中还多处引用《黄帝内经》等经典医籍及其他经史书籍之书文,故本书对于后人整理研究古本《难经》、了解《难经》早期注本情况及古医籍的校勘等均有重要参考价值。从文献学角度来看,本书较为珍贵。
   
    版本流传情况
   
    《集注》成书于宋代,但宋、元间目录均未见载,“王翰林集注黄帝八十一难经五卷,宋志及晁、陈二氏并滑氏汇考之类,俱不著录”[1]。元末明初吕复提及“宋王惟一集五家之说,而醇疵或相乱,惟虞氏粗为可观”[2]。明《文渊阁书目》记载“难经集注一部,一册”[3],无作者、卷数及版本。明?叶盛《□竹堂书目》仅载“难经集注一册”[4]。由此可知,《集注》到明代中期在国内仍有流传。清代《四库全书》阐幽举坠,尽加甄录,却未收《集注》,知此书在国内亡佚己久。
   
    据有关书籍记载[5],日本镰仓(1192~1333年)、室町(1338~1573年)、安土桃山(1573~1615年)时代,相当于中国南宋至元明时期,此间中日交流频繁,大量的中国文献典籍由禅僧带入日本,在当时的京都和镰仓等地出现以宋、元刻本作版样而仿刻的版,或仿效这些版样而刻印的版(即所谓“唐式版”)及大量的写本,《集注》可能就是这个时期流入日本的。丹波元简在《集注》濯缨堂重刻本序中言:“旧刻庆安板,虽未见祖本……其样式仿佛宋椠之遗,不出元明人手者,亦无复疑焉。”[6]序中所言“庆安板”即指现存最早的《集注》版本——日本江户时期庆安五年(1652年)武村市兵卫刻本(以下简称“庆安本”)。此后国内外诸刊本,大都本于此。又据涩江全善、森立之《经籍访古志?补遗》:“此本虽未见原本,盖依明版翻刻者……林天瀑祭酒活字摆印,收入《佚存从书》中。”[7]文中林天瀑,即日本人林衡,字述斋,号天瀑山人,又名花朝天瀑,他于日本宽政十一年至文化七年间(1799~1810年,相当于清嘉庆中)收集中国本土久佚而日本尚存的17种古籍编成《佚存丛书》,其中就包括《集注》。书名“佚存”,取自宋·欧阳修《日本刀歌》“徐福行时书未焚,佚书百篇今尚存”之句意。另外,在日本还存有《集注》的古抄本。《解题丛书》本《经籍访古志》:“后注:元治甲子小春于浅草书肆得难经集注钞本,体式与庆安板本不同。”[8]
   
    之后,清阮元选取《佚存丛收》7种书籍刻入《宛委别藏》,其中包括《集注》,记载见阮元所撰的《四库未收书目提要》:“难经集注五卷……是编日本人所活字版摆印。”[9]阮元曾在编撰《四库全书》时进呈此书,有《揅经室外集》(即《宛委别藏》)卷三提要可证。至此《集注》重新返回中国。清咸丰二年(1852年)金山(今上海)钱熙祚据《佚存从书》本校勘并作夹注,为后世之《守山阁丛书》。1919年商务印书馆据上海涵芬楼《佚存丛书》本影印为《四部丛刊》本,1922年中华书局又据《佚存丛书》本排印成《四部备要》本。此后又有上述不同版本的再印,如1956年和1958年人民卫生出版社据《佚存丛书》加句影印本,1963年商务印书馆据《守山阁丛书》排印本,1997年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难经集注》点校本等。
   
    国内研究概况
   
    清代及近现代对《集注》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刊刻及著录方面:
   
    清·莫友芝《郘亭知见传本书目》著录:“难经集注五卷”,“明王九思等集五家注,五卷。守山阁刊本。又有日本国佚存丛书本。四库未收,守山即据佚存本。”[10]
   
    清·耿文光《万卷精华楼藏书记》著录:“难经集注五卷,明王九思等辑。佚存丛书本。”[11]
   
    清·陆心源《皕宋楼藏书志》著录:“难经集注五卷,东洋刊本。”[12]
   
    清·丁丙《八千卷楼书目》著录:“难经集注五卷,日本刊本,守山阁本,佚存丛书本。”[13]
   
    民国·张元济等《四部丛刊书录》著录:“难经集注五卷。二册。上海涵芬楼藏日本活字本。”[14]
   
    民国·何澄一编《故宫所藏观海堂书目》著录:“周秦越人撰。明王九思等集注。影古钞本。有杨玄操序。二册。又五卷。日本刊本,有小岛质精校医经朱记。二册。又五卷。日本刊本,森立之校,五册。又五卷。日本刊本,尚纲氏校。五册。”[15]
   
    近年来《集注》的研究工作大致可归纳为三个方面。
   
    1.对《集注》的辑者、成书年代的考证  根据历代书目著录情况,《佚存丛书》本之前,日本刊本及《中国医籍考》等皆为宋?王惟一所辑,至《佚存丛书》本,开卷首题“难经集注,卢国秦越人撰,吕广、丁德用、杨玄操、虞庶、杨康侯注解,王九思、王鼎象、石友谅、王惟一校正”,未注明辑者及年代,书后林衡跋言“明王九思”辑。至《守山阁丛书》本则首题明确“难经集注,明王九思、石友谅、王鼎象、王惟一辑”,后清代诸家书目皆言辑者为“明王九思”。然观宋?王惟一《难经集注》和明?王九思《难经集注》内容相同,应为同一本书,究竟辑者为何人,成书于何时,许多学者就此做了考证。马继兴[16]、范行准[17]皆认为《集注》系《难经十家补注》的重刻改订本,其辑者为南宋李元立,而王九思、王惟一皆为校家,当生于北宋中期以前。何爱华[18]也认为《集注》为南宋李元立辑录汇刻,但进一步考证得出“琴台”王九思为唐代人。
   
    2.对《集注》版本源流的考查  马继兴[16]、张瑞麟[19]等对《集注》的版本源流做过一些考查,认为《集注》初刊本不存,年代亦不详,现存传世本是流传至日本而得以保存。现存最早刊本为“庆安本”,现藏于日本内阁文库、上海图书馆及台北“故宫博物院”,1982年日本东洋医学研究会《难经古注集成》收有影印本。此后,又有日本文化元年(1804年)濯缨堂重刊本、《佚存丛书》本、《守山阁丛书》本。
   
    3.对《集注》图释的研究  陈婷[20]认为,《集注》中的图释当为丁德用之图,是现存最早的《难经》图释,并将《集注》之图与其他《难经》注本之图释相比较,指出丁图与后世《难经》注本图释间的简单传承关系。
   
    日本研究概况
   
    日本对《集注》的研究主要有以下三方面。
   
    1.《集注》的传抄、刊印  由本文第一部分“版本流传情况”可知,现存通行本《集注》皆源于江户时期的庆安本,而庆安本刊刻之时《集注》初刊本已亡,但明代重刻本尚存,明刻本当为“庆安本”的祖本。据涩江全善、森立之[7](《经籍访古志·补遗》):“此本虽未见原本。盖依明版翻刻者……林天瀑祭酒活字摆印,收入《佚存丛书》中。而阮元《四库未收书目提要》举有其本。宽政中医官千田子敬亦有重刊。”此外,清末民初杨守敬《留真谱》(据《日本访书志》影印模刻)中收有“王翰林集诸家补注黄帝八十一难经”。[8]
   
    2.《集注》的校勘  小岛质、森立之、尚纲氏等对《集注》进行校勘,见于民国·何澄一编《故宫藏观海堂书目》著录:“日本刊本,有小岛质精校医经朱记,二册。又五卷。日本刊本,森立之校,五册。又五卷。日本刊本,尚纲氏校,五册。”[15]这些校本现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3.对《集注》的辑者、成书年代的考证  丹波元胤[1]认为《集注》的前身当为《难经十家补注》,乃宋?李元立辑,冠以惟一之名。从排列次序推断,王九思位于王惟一之前,应和王惟一同为北宋人。冈西为人[21]的观点:北宋末南宋初,建安书贾合吕杨注及后来北宋三家注为一编,托王惟一之名,题“王翰林集注”,以十三卷本刊行。至明代,加王九思并易为五卷本,由李元立出版,此即“庆安本”之祖本。篠原孝市[22]认为《集注》当成书于1100~1269年间,北宋初王惟一校吕杨注本通行于世,至南宋?李元立又在吕杨注本的基础上集北宋三家注合而为《集注》,仍冠王惟一之名,与明·王九思无关联。
   
    从当前《集注》的研究状况来看,尚未有全面系统、深入细致的研究,尤其是对诸家注文及早期古本《难经》的研究。
   
    参考文献
   
    1  日·丹波元胤.中国医籍考[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56:83,84.
   
    2  元·戴  良.九灵山房集.见:《四部丛刊初编》第243册[M].上海:上海书店,1989:14b.
   
    3  文渊阁书目.见:李茂如,胡天福,李若钧.历代史志书目著录医籍汇考[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4:435.
   
    4  明·叶  盛.菉竹堂书目.见:《丛书集成初编》第33册[M].北京:商务印书馆,1935:119.
   
    5  王  勇,大庭修,主编.中日文化交流史大系?典籍卷[M].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96:11.
   
    6  王翰林集注.黄帝八十一难经.见:难经古注集成1[M].日本:东洋医学研究会,1982:370~371.
   
    7  涩江全善,森立之.经籍访古志?补遗?见:李茂如,胡天福,李若钧.历代史志书目著录医籍汇考[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4:1340.
   
    8  杨守敬.留真谱.见:日?篠原孝市.难经古注集成6?难经解题[M].日本:东洋医学研究会,1982:63.
   
    9  阮  元.四库未收书目提要.见:李茂如,胡天福,李若钧.历代史志书目著录医籍汇考[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4:716.
   
    10  莫友芝.郘亭知见传本书目.见:李茂如,胡天福,李若钧.历代史志书目著录医籍汇考[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6:846.
   
    11  耿文光.万卷精华楼藏书记[M].北京:中华书局,1993:662.
   
    12  陆心源.皕宋楼藏书志.见:李茂如,胡天福,李若钧.历代史志书目著录医籍汇考[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4:942.
   
    13  丁  丙.八千卷楼书目.见:李茂如,胡天福,李若钧.历代史志书目著录医籍汇考[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4:1088.
   
    14  张元济,等.四部丛刊书录.见:李茂如,胡天福,李若钧.历代史志书目著录医籍汇考[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4:1142.
   
    15  何澄一.故宫所藏观海堂书目.见:李茂如,胡天福,李若钧.历代史志书目著录医籍汇考[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4:1147.
   
    16  马继兴.中医文献学[M].上海:上海科技出版社,1990:104~105.
   
    17  范行准.中国医学史略[M].北京:中医古籍出版社,1986:115~116.
   
    18  何爱华.难经解难校译[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2:307~317.
   
    19  张瑞麟.历代注释《难经》的概况(上)[J].湖南中医学院学报,1998,18(3):59.
   
    20  陈  婷.难经图释考[J].北京中医,2002,21(1):46.
   
    21  日·冈西为人.中国医书本草考.见:难经古注集成6?难经解题[M].日本:东洋医学研究会,1982:21.
   
    22  日·篠原孝市.难经古注集成6·难经解题[M].日本:东洋医学研究会,1982:22~23.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白花丹的药学研究与临床应用概述

评论
称  呼:
内  容: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图片广告区域
关于我们 | 协会简介 | 服务项目 | 领导关怀 | 媒体报道 | 技术支持 | 意见反馈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
名中医学术研究专业委员会
京ICP备10049801号
【版权所有】:『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名中医学术研究专业委员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核准注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地  址】:北京东城区东直门内南小街16号
【邮政编码】:100700
【联系电话】:(010)64026007  (010)64014411转2355(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