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指南
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首  页 | 政策法规 | 疾病诊治 | 千金一方 | 针灸推拿 | 特色疗法 | 健康家园 | 养生保健 | 中医动态 | 中药发展 | 医药资讯 |
| 关于协会 | 动态发布 | 专业培训 | 活动开展 | 中医师承 | 项目推荐 | 中医文献 | 图书杂志 | 名医频道 | 荣誉展示 | 服务中心 |
>首页 -> 中医文献 -> 文献研究
TOP
清末岭南医家治疗鼠疫的单方验方和外治法介绍
[  时间:2008-02-16 13:52:52 | 作者: | 来源:]

 清末岭南医家治疗鼠疫的单方验方和外治法介绍
作者:李永宸 赖文

--------------------------------------------------------------------------------

关键词:岭南 鼠疫 单方验方 治法
 
摘要:岭南医家在应对清末鼠疫的医疗实践中,发掘了许多行之有效的单方验方,积累了丰富的外治经验;单方验方以民间内服单方,具有清热解毒、活血凉血功效的本地草药组成的民间内服验方,用于治疗危急重症的对症治疗为主;外治法主要用于体表结核和急救。
 
   
    鼠疫自1867年传入北海(当时属广东省的廉州府)[1]后,在岭南流行了半个多世纪。“有出门拜客,染疫而亡者;有为人诊病,染疫并祸及家人者;有染疫回家,妻及子女亦相继而亡者……有贼入疫家染疫而亡者;有在面馆、妓院传染者;有参加集会庙会,染疫暴亡者。”[2]仅1894年广州因鼠疫“死人十万有奇”[1]。清末频繁的鼠疫流行客观上为岭南医家提供了丰富的临证机会,留下了许多值得总结借鉴的经验。在传染病仍旧威胁人类健康的今日,中医界对鼠疫的研究向两个方向拓展,一是探讨穗港鼠疫与疾病控制体系、近代城市公共卫生建设的关系,提出穗港鼠疫促进疾病控制体系和近代城市公共卫生建设的观点[3,4];一是对鼠疫的病因病机[5]、治疗[6]和预防[7]、禁忌[8]的研究。岭南医家治疗腺鼠疫使用最多、流行最广、影响最大的是《鼠疫汇编》的加减解毒活血汤[9,10],该方是岭南医家罗芝园借鉴王清任的解毒活血汤,易枳壳为厚朴而成。本文对清末岭南医家治疗鼠疫的单方验方和外治法进行介绍。
   
    治疗鼠疫的单方验方
   
    岭南医家用于治疗鼠疫的单方验方有以下几种:简便易行的由单味药组成的民间内服单方,以清热解毒、活血凉血功效的本地草药组成的民间内服验方,用于治疗危急重症为主的对症治疗方。
   
    1.民间内服单方
   
    ①用乌柏叶(即柏油树叶)二两煎汤服。“昨接金矿局来信谓,闽省传来疫症秘方,甚为效验,嘱即登报以广流传。方用乌柏叶二两煎汤服,虽危立愈。按乌柏叶即柏油树叶也。”(见《申报》1894年6月17日“治疫良方”)
   
    ②用观音木树皮煎水内服。“光绪戊子(1888),梅菉、黄坡染疫症者取树皮煎水服之,虽危亦愈,加番薯叶同煎更妙。”(见光绪《茂名县志?补遗订讹》,《舆地志?物产?观者木》第87页)
   
    2.民间内服验方
   
    ①简便服药方[9]:  绿豆(一大杯)、丹竹茹(三钱)、柴胡(二钱)、葛根(二钱)、生地(五钱)、红花(五六朵)、坡雪麻(一名地棉、一名坡银麻,叶梗均可用)、红蛤屎(尸弗)叶(一名红毛粪箕(尸口)、一名红丝线),俱一撮,红花、红蛤屎(尸弗)叶,有一已可,如无,加桃仁(八钱,打碎)、红花(五钱),要连服多服,以愈为度,热甚渴甚,加下生药三味,核多加红花(俱各一撮)。
   
    ②生药方[9]:螺靥菜(一名钱凿菜、一名雷公根)、地胆头(即龙胆草)、白茅根(即丝茅根)。右三味为君,此外随其地之所有,如金银花、土茯苓、山鸡谷(即淡竹叶)、坡菊、白莲叶、马齿苋之类,用大瓦锅熬水,未病者先服清其源,既病者急服解其毒,虽平日虚寒之人,得病亦须服此然后可救。
   
    ③黄坡经验方[9]:红蛤屎(尸弗)叶一裹(一名蛤(尸口),一名散血丹叶,底微红有毛,底青者非生药,摊有卖,无叶用根),(加虫)(虫达)(一名偷油婆,一名臊甲)七只(去头足、肠翼),二味共杵烂,用赤小豆煎滚水冲入,去渣澄清饮之,轻者三四时泻青绿屎即愈,重者对时乃泻,亦愈。此方救人甚多。
   
    ④水东经验方[9]:蚌螺花(或呼北京蚌,或呼抱心莲,人家花盆栽之),无花用叶煎水饮之,不论其病为瘰核、为黑斑、为红瘀、为疔疮、为衄血,服之皆极效。亦有用生紫背天葵、生铁树叶,煎水服,俱有效。
   
    ⑤太乙紫金锭(如遇染疫气可解,紫金锭仍以京都为良):山茨菇、川文蛤、麝香、千金子、红芽大戟、朱砂、雄黄。新会区德森称“余曾医时疫恶核。诊脉后即大雨,一二点钟方止。余不能出,被染疫气。翌日,头面小腹俱肿胀。余以为肿胀病耳,服肿胀药一二日不效。余自揣莫非昨日雨时染疫家之气?试磨紫金锭饮之,其肿立消。复见头顶上痛如刀刺,又自谓头顶乃太阳经,服太阳药,又不效。莫非仍是疫气未清?复磨紫金锭涂之,立愈。书此以见紫金锭能愈医疫而为疫所染者。”[11]
   
    ⑥治疔疮方[9]:生白菊花连根,槌取自然汁一杯,滚酒兑服,渣敷患处,留疮头不敷,盖被出汗,其毒自散,无生者,即用干白菊花四两,甘草四钱,酒煎温服。此方见《验方新编》。
   
    ⑦治出癍方[9]:紫背大葵、紫花地丁、金银花、生枝(栀)子、蒲公英、牛子各叁钱,净水煎服,忌食粥饭米羹,全愈身凉,方可食米气。
   
    3.对症治疗方
   
    ①大渴大热宜服方[9]:石膏(一两)、生地(八钱)、赤芍(四钱)、归尾(二钱)、甘草(三钱)、柴胡(□□)、知母(四钱)、红花(八钱)、连翘(五钱)、桃仁(一两五钱)、川朴(一钱五分)、干葛(六钱),或加羚羊、犀角、西藏红花各(二钱),更效。有核加山甲亦好。
   
    ②神昏、谵语、舌起黄黑、二便闭涩,危症急服方[9]:大黄(八钱,后下)、石膏(一两五钱)、生地(一两)、赤芍(四钱)、归尾(三钱)、甘草(三钱)、柴胡(三钱)、朴硝(三钱,后下)、知母(五钱)、红花(一两)、连翘(五钱)、桃仁(一两五钱)、枳实(三钱)、干葛(三钱),服此方以泻为度,未泻再服,勿止,勿轻。泻后热初退,照初起轻症方服一两剂。
   
    ③热退后滋阴善后方(滋阴去瘀,善后良方也)[9]。热退后宜滋阴,多食清润物,勿过寒凉。用方如下:大生地(五钱)、麦冬(三钱)、元参(四钱)、连翘(二钱)、赤芍(二钱)、炙草(二钱)、当归(一钱五分)、银花(二钱),有瘀加苏木,气虚加生芪(三钱)。
   
    岭南鼠疫的外治法
   
    外治法治疗鼠疫有许多优点,“近年时疫核症为多,初起时不甚辛苦……及其发作,则势甚危急,欲觅医士,未得其人而病者已逝。或虽延医,药未服而症已变。盖购药而煎,多延时刻……若用外治,则法捷而效速,且鲜误治之弊,再服内症之药,则病易除。”[12]岭南医家用外治法治疗鼠疫,主要是针对患者的体表结核和用于急救,并发现了很多外敷验方和药物。
   
    1.治疗体表结核
   
    ①用蚌一个,舂烂敷痰核处,治疗体表结核。[13]
   
    ②用木鳖仁,研末,开醋频涂。[9]
   
    ③用天仙子,研末调醋厚敷,频涂药汁,日易五六次。[9]
   
    ④用草麻根捣烂,涂于疫核上,用野芋头叶覆盖,中留一孔,以拔毒气,随热随换,日夜不停。或以拔毒膏贴之,俟其脓成,拔出疔头。[14]
   
    ⑤用石灰、雄黄涂敷鼠疫患者体表肿大的淋巴结。(见宣统《崖州志》卷二十二“杂志一?灾异”第492~493页)
   
    ⑥用熊胆(二分),同二烟膏溶化开,贴核上极效。[9]
   
    ⑦用木芙蓉花(无花用叶)、指甲花(无花用叶)、红花(家种的)、马齿苋同槌,频敷。[9]
   
    ⑧用经验涂核、涂疔疮方,共为细末,先四面轻针结核,再以如意油或清茶频涂。方如下:□米朱砂五钱、木鳖仁八钱、雄黄五钱、大黄五钱、四六片(即冰片)二钱、蟾酥二钱、紫花地丁五钱、山茨菇八钱,切忌麝香,涂必暴肿。[9]
   
    ⑨用经验敷药方,敷贴结核。方如下:羊不挨瓤、酒糟(如无,用隔宿粥)、盐,三味同槌,频敷。[9]
   
    ⑩敷核散方:雄黄精五钱,生南星一两,生川芎一两,川连五钱,硼砂一两,生军一两,大戟三钱,神砂二钱,硫黄五钱,青黛一两,麝香四分。右药为细末,用苦瓜汁开搽,或七水凉水皆可。忌食入口。[12]
   
    2.用于急救
   
    ①用至宝丹吹鼻。“倘忽然卒暴跌倒,神昏不语。用至宝丹吹鼻,再用三分开清水探入喉内。通内窍祛秽浊,其人必省。即服辟秽驱毒饮则愈……至宝丹方:犀角一钱,珠砂一钱,琥珀一钱,玳瑁一钱,牛黄二钱,川麝五分。”[13]
   
    ②用雄黄麝毒丹吹鼻吹喉。“明雄多用,麝香少用,硼砂三钱,胆星一钱,黄连三钱,甘草一钱,枯矾一钱,火硝三钱,山甲三片,薄荷二钱,郁金二钱,共为细末,可吹鼻,可吹喉,可冲服,可作佩囊,可瓶贮当鼻烟用。”(见:《申报》1894年6月15日“续应验治疫奇方”)
   
    ③用青蒟、尖尾风头、珠砂、雄黄熨心胸。“如见心胸翳痛拉住,乃秽气浊气入心,即用青蒟、尖尾风头二味,捣烂加入珠砂、雄黄少许和匀。用双蒸酒煮热以布包好,顺熨心胸,能散时疫秽浊,能化癍痧疹夹色诸证,随服辟疫灵丹、辟秽驱毒饮可也。”[13]
   
    ④用路边菊叶、尖尾风头、青蒟雄黄、珠砂熨心胸。“如见心胸闭滞,乃秽毒入心。即用路边菊叶、尖尾风头、青蒟三味,舂烂加入雄黄、珠砂少许和匀,用双蒸酒煮熟,熨心胸,即服辟秽驱毒饮则愈,屡奏奇功,治验千人。”[13]
   
    结  语
   
    辨证论治和整体观念是中医学的两个最基本特点。中医的临床实践离不开辨证论治和整体观念。然而,在遵循这两大基本原则的同时,医生按病施治或施加对症的局部治疗,最终治愈疾病或对病情的根本好转起到关键作用亦是不争的事实。鼠疫等烈性传染病一旦流行,沿门阖户不论大小皆可染病,不仅起病急且症状大都相似,所以出现了使用固定的一张处方(如解毒活血汤)治疗染疫病人的按病施治的情况。由于清末岭南流行的是腺鼠疫,一旦染病,患者很快出现体表结核或神昏等具特征性症状或危急症状,因此岭南医家广泛应用简便易行的民间单方验方,或内服或外敷进行对症治疗或急救,并起到了意想不到的疗效。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曾一度非常重视整理发掘单方验方,许多单方验方因响应政府号召而捐献出来,在传染性非典型肺炎和禽流感等传染病仍然威胁人类健康的今日,重温清末岭南医家运用单方验方和外治法治疗鼠疫历史,亦有助于晓解医学升降之阶,而作知新之助。
   
    参考文献
   
    1  冼维逊.鼠疫流行史[M].广州:广东省卫生防疫站印,1989:178,203.
   
    2  赖  文,李永宸.1894年广州鼠疫考[J].中华医史杂志,1999,29(4):209.
   
    3  李永宸,赖  文.穗港鼠疫促进我国疾病控制体系初步建立[N].中国中医药报,2005,2,18:第6版.
   
    4  赖  文,李永宸.穗港鼠疫与我国近代城市公共卫生建设[N].中国中医药报,2005,3,18:第6版.
   
    5  李永宸,赖  文.岭南医家对鼠疫病因病机的认识[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05,11(5):397~399.
   
    6  李永宸,赖  文.针灸除疫,绩载史册——岭南医家针灸治疗鼠疫、霍乱的贡献[J].中国针灸,2004,24(12):873~875.
   
    7  李永宸,赖  文.清代岭南鼠疫的预防[N].中国中医药报,2004,9,13:第8版.
   
    8  李永宸,赖  文.鼠疫防治有禁忌[N].中国中医药报,2006,1,4:第5版.
   
    9  清?罗芝园.鼠疫汇编[O].光绪24年重刊,翰宝楼藏板:28,31,32,45,28,46.
   
    10  清?黎佩兰.时症良方释疑[O].光绪辛丑四月肇城景福局刊,板存省城龙藏街宝光阁:1.
   
    11  清?区德森.区氏治痧治核方论,见:林庆铨.时疫辨[O].光绪二十七年岁次辛丑,板寄存广州府城西关十六甫宏经阁:36.
   
    12  清?李守中.时疫核标蛇症治法[O].宣统元年,羊城十七甫澄天阁影版石印:1,3.
   
    13  清?梁达樵.辨证求真[O].光绪乙巳广州十八甫维新印务局承印:14,17.
   
    14  金武祥.粟香随笔?卷五?粟香五笔?鼠疫三则[O].光绪七年辛巳广州刻本增补:34.
 

[上一篇]析《内经》论咳 [下一篇]张子和学术思想源流探

评论
称  呼:
内  容: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图片广告区域
关于我们 | 协会简介 | 服务项目 | 领导关怀 | 媒体报道 | 技术支持 | 意见反馈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
名中医学术研究专业委员会
京ICP备10049801号
【版权所有】:『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名中医学术研究专业委员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核准注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地  址】:北京东城区东直门内南小街16号
【邮政编码】:100700
【联系电话】:(010)64026007  (010)64014411转2355(办公室)